当前位置:主页 > 食品添加剂 >

这种化学名称为环己基氨基磺酸钠(中文名称为

时间:2019-05-25 20:22

  近日,38种食品添加剂登上了卫生部拟撤销名录,其中包括黑加仑红、玉米黄、蓝靛果红等17种色素,然而撤销背后的原因耐人回味。

  不管是美味的披萨,松软可口的蛋糕,色泽诱人的糖果,还是平常人家的粗茶淡饭,随处都有食品添加剂的身影。

  然而在经历了三聚氰胺、瘦肉精、皮鞋酸奶和有毒胶囊后,中国公众对于食品安全日渐失去信心。

  食品添加剂也受到牵连。一些极端的人甚至认为食品添加剂都应该取消,保持食品的原生态最好。

  “撤销食品添加剂?当然是撤销得越多越好。”一位普通消费者对记者诉出自己的心声。

  卫生部拟取消38种食品添加剂的举动似乎迎合了中国公众的心理。中国媒体纷纷在第一时间对此消息进行解读,大部分对此举表示欢迎,不少采访对象认为38种食品添加剂的取消净化了食品安全环境,更有利于消费者的身体健康。

  事实上,卫生部网站给出拟撤销38种食品添加剂的理由是“已不具备技术必要性”,并非是由于所谓的“安全性”。

  卫生部食品安全综合协调与卫生监督局标准处处长张旭东向《科学新闻》解释:“拟取消的38种食品添加剂中17种是天然色素,这些色素的取消主要是考虑从植物中提取的成本较高,质量不太稳定,而且现在也没有企业使用这些天然色素。在我们的食品添加剂标准GB2760-2011中,色素种类很多,有很多替代这些天然色素的着色剂,对于企业和消费者来说没有影响。”

  38种添加剂中还有其它添加剂,张旭东表示大部分都是因为企业已经不再使用这些添加剂,比如冰结构蛋白(ice structuring protein)等。当然也有少数是标准自身的调整,“比如甘草,新的标准里已经把它列为食品和药品名录中,因此就不再把它列为食品添加剂”。

  参与食品添加剂政策制定的中国食品添加剂和配料协会副理事长薛毅也印证了上述观点。他指出,食品添加剂对于食品工业来说,除了考虑安全性,使用的必要性,还需要考虑这种添加剂给整个生产过程增加的成本以及添加剂本身的成本。“取消的17种色素成本较高,工业界早已不再应用。”

  张旭东也否认取消17种天然色素也并不会让冰激凌等冷饮制品颜色变得单调,“因为在取消之前这些天然色素也没有人用。”

  “没有玉米黄,可以用更为低廉的合成色素日落黄和柠檬黄代替”,一名业内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告诉《科学新闻》:“常用添加剂品种,包括合成色素品种,都不在名单上面,完全不妨碍日常食品加工,包括食品的染色,对消费者不会有什么明显影响。国家食品添加剂名单上有将近2000种添加剂,少38种是无所谓的。”

  但也有人对此表示不解,认为仅仅因为企业没有使用就取消原本安全的天然色素并不符合食品安全监管的基本法则。

  1937年,美国伊利诺斯大学的科学家偶然发现了一种具有甜味的晶体,意外掀起了食品工业界的波澜。这种化学名称为环己基氨基磺酸钠(中文名称为甜蜜素)的物质随即受到热捧,从上个世纪50年代早期到几乎整个60年代,甜蜜素在合成甜味剂市场独领风骚。

  然而好运气在1968年戛然而止。当时美国科学院(NAS)告诉FDA过量的甜蜜素摄入可能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认为需要多方面考察它的安全性。

  对于甜蜜素的质疑接踵而至。1969年,一项研究表明用甜蜜素和糖精的混合物喂养老鼠,会致使其患膀胱癌,这项研究直接促成了FDA将其扫出GRAS(一般公认安全)名单,禁止在食品中的使用,但还可以用于糖尿病患者。随后NAS医学顾问委员会进一步认为甜蜜素甚至不应该作为药物,FDA在1970年9月11日宣布全面禁用甜蜜素。

  生产甜蜜素的公司Abbott实验室为了重新得到FDA的认可做了大量研究,然而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仍然认为该公司的数据不能推翻之前的研究结果,FDA也随之驳回了Abott的请求。

  不放弃的Abott公司在1982年再次向FDA提出申请,不幸的是,FDA依旧维持先前的判断。到目前为止,甜蜜素仍然被列为禁用添加剂。

  不过FDA的食品添加剂名录中并不缺少合成甜味剂。除了糖精和阿巴斯甜,FDA在1999年通过了三氯蔗糖的使用许可;2002年通过了乙酰黄氨酸钾(安赛蜜)以及纽甜的使用许可。

  所有的合成甜味剂在批准之前,FDA都考察了每个甜味剂100个以上的安全性研究报告,包括致癌风险研究,所有结果都表明这些甜味剂不会引起癌症也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其它威胁后,FDA才做出批准决定。

  正如中国卫生部和一些业内专家所言,取消天然色素后,消费者仍有很大的选择余地,比如合成色素。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在食品添加剂标准GB2760-2011合成色素中,既包括美国FDA批准的合成色素日落黄、柠檬黄、赤藓红、诱惑红、亮蓝、靛蓝等,也包括被FDA禁用的喹啉黄(Quinoline Yellow 引起皮肤炎)、苋菜红(amaranth动物实验显示致癌性)、偶氮玉红(Azorubine, Carmoisine引起哮喘病人不良反应)、重庆幸运农场胭脂红(Ponceau 4R引起哮喘病人不良反应)等。

  而且,FDA规定允许加入食品的9种合成色素(日落黄、柠檬黄、赤藓红、诱惑红、亮蓝、靛蓝、坚牢绿、橙红2号、橙色B)必须实行批次检查,每一批将要用于染色的色素都需要FDA的授权许可,FDA会对通过检查的批次重新编号。

  但是FDA并不这样要求天然色素。曾任2011年FDA色素顾问小组成员、美国辛辛那提儿童研究基金会儿科神经学教授Charles V. Vorhees解释说,“合成色素需要批次认证是因为它们并不是在自然界发现的物质,FDA需要保证它们的纯净度以及确保与物质成分与FDA规定一致,并且检验合成色素企业是否有舞弊行为;对于已经证实安全的天然色素来说,样品质量不会有显著改变,因此并不需要FDA的批次认证。”

  Charles介绍说,当有足够的科学证据表明某种色素(或食品添加剂)会对人体(包括儿童)造成危害抑或相对于无危害,某种添加剂更有可能会危及人体健康时,FDA有权将此种物质从允许添加名录中去掉。

  一般来说,FDA并不会轻易将一种色素从名单中拿掉,“几十年来这些色素一直被认为是GRAS化合物,只有高质量的研究结果能够推翻之前的证据时,FDA才会考虑将其取消,毕竟之前的决定已经反复被验证合理。”Charles说,“举证的责任落在质疑之前食品添加剂危害的一方,这一举措被称为证据为王策略,很多政府监管部门都用到这种方法”。